国际钢市,新闻中心_中钢网

作者:葡京pj67777    发布时间:2020-01-19 07:22    浏览:60 次

[返回]

新日铁总裁Chairman Akio Mimura近日称,铁矿石供应集中在少数几家矿山是公司面对的最大问题,此外新日铁还担心政府征收资源税及碳排放税将破坏北亚对原料的旺盛需求。  Mimura称,目前铁矿石和焦煤占其钢铁生产总成本的85%,与10年前相比大幅攀升。尽管新日铁公司尽力将更高的成本转嫁给用户,但在经济尚未快速增长的日本有一定的难度。自3月11日日本发生大地震和海啸以来,日本钢需求下滑,大地震和海啸造成国内多家汽车生产厂暂时关闭。Mimura称,“如果我们想要提高钢材价格,我们将遭到用户的强烈反对。”  日本钢厂已发现,他们的利润率已被必和必拓等矿山所挤压。在定价基制从年度转变到季度或现货之后,钢铁厂家不得不承受原料价格的波动,尤其在北亚铁矿石和焦煤需求持续大幅增加之时。  Mimura称:“目前,摆在我们面前最大的问题是原料供应厂家的数量有限。必和必拓、力拓和淡水河谷占全球铁矿石海运贸易市场份额的2/3。另一个问题就是资源税,一旦实施资源税,它将推迟资源勘探活动和导致能源和资源方面的投资放缓,这令我们感到忧虑。”  计划明年征收资源税的澳大利亚政府,日前又宣布计划在全国范围内开征碳排放税,这很可能进一步抬高矿山的成本以及矿产品出口价格的上涨。与出台征收资源税时的情况一样,这一拟出台的碳税政策,立刻遭到了各大能源企业的反对,同时也加剧了钢企对原料价格进一步上涨的担忧。

【22日钢材市场新闻连连看】沙钢再度上调出厂价 钢价抗跌性强  三月下旬钢价有上涨可能  钢厂调价符合预期 后期钢价稳中有升  钢厂恢复高产能 钢材需求基本面将回暖  4月建材价格易涨难跌  悲观论:4月钢价有下跌风险  钢厂调价后 钢贸商处境更尴尬  钢贸商:钢价涨成交弱 后市堪忧  钢企闹“钱荒” 资金压力“侵蚀”盈利  后期国内钢材市场将小幅回升  环球时报谈重庆调整  何挺任重庆市政府党组成员、政法委副书记   你能想象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征收资源税也会对中国国内的原材料价格有影响吗?在我国大宗原材料对外依存度越来越高的今天,主要资源出口国的政策甚至可以与国内市场的涨跌和投资者的钱包挂钩,只是这种影响比想象中要慢。  澳征收矿产资源税  澳大利亚议会上议院于3月19日深夜投票通过了矿产资源租赁税(MRRT)法案,该法案将于今年7月1日正式开始实施,其规定澳政府将向年利润超过7500万澳元(约合7940万美元)的铁矿石和煤矿企业征收矿产资源租赁税,税率为应税利润的30%。征税对象包括力拓(Rio Tinto)、必和必拓(BHP Billiton)和斯特拉塔(Xstrata)等国际矿业巨头。  从主要的基础原材料的进口价格看,它们近期并没有因为上述法案的通过而过度兴奋。品级为63.5%的印度铁粉外盘报价仍持稳于148~150美元/吨,天津港63.5%品级的印度铁粉约为每吨1060~1070元人民币,日照港品级为62%的澳大利亚铁矿石PB粉价格位于每吨1010~1020元人民币,青岛港63.5%品级的巴西铁粉价格在每吨1000~1020元人民币,较此前报价变化不大。同时我国从澳大利亚进口焦煤的协议价格达206美元/吨,约合1582元/吨,几乎与当前国内山西焦煤价格持平。  主要金属和能源的下游产品价格亦波澜不惊。尽管沙钢等大型钢企近日上调了部分钢材产品3月下旬的出厂价,但钢材市场价格变化仍然缓慢。至3月20日,全国28个主要市场16~25mmHRB螺纹钢综合价每吨下跌仅1元,报4599元/吨。国内重点城市6.5mm的高速线材平均价格为4306元/吨,比此前仅上涨5元。相关期货市场亦波动有限,3月21日螺纹钢期货主力RB1210合约较前日结算价仅回升18元/吨,收于4357元/吨,同日焦炭期货主力合约J1205较前日结算价仅回升19元/吨,收于2038元/吨。有色方面,上海期货交易所的铜期货主力1206合约价格也仅仅比前一天微跌0.08%,昨日收于60400元/吨。  “矿产资源租赁税,加上去年底通过的碳排放税,这些都增加了澳大利亚矿业的经济负担,外国进口原料和投资成本也有所增加。但因为这些政策很难对原料的供应产生影响,而是更多作用于原材料成本上,故政策对下游价格的影响较慢。”一位分析师指出。  铁矿石价格影响最大  澳大利亚是世界最大的铁矿石和焦煤出口国,二者均为生产钢铁的主要原材料,该国亦是铜、镍和黄金的主要出口国,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最多的原材料则是铁矿石。现货钢铁平台——西本新干线分析师邱跃成表示,在这些大宗原材料中,受到资源税影响最多的要数铁矿石价格,征税提高了原材料成本,从而转嫁到产品价格上,但这种影响短期内还看不出。  “澳资源税政策长期来看对钢铁、有色等资源价格影响是明显的,但是短期看价格应该不会有大的变化,因为现在仍是需求决定价格的时期。”钢之家一位市场人士也对记者表示。以钢材市场为例,消费的回暖似乎比澳大利亚的资源税更有说服力,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就预计,虽然目前国内钢材社会库存量偏高、供需矛盾较为尖锐,后期市场钢材价格大幅回升的可能性较小,但随着天气逐渐转暖,国内市场钢材需求会有一定增加,钢材价格可能将呈小幅回升走势。  在价格方面,中国的铁矿石需求也比资源税更吸引眼球。澳大利亚资源和能源经济局周三就表示,中长期而言,澳大利亚铁矿石出口年增速预计为11%,2016~2017年度出口量将达7.67亿吨。其中,澳大利亚上调2011~2012年度铁矿石出口预期至创纪录的4.73亿吨,暗示中国这个全球头号铁矿石进口国的需求依然强劲,毕竟我国铁矿石进口量占世界供应量的60%。  资源税的征收更不会损及澳大利亚其他矿物和资源的出口,这使得该法案对国际市场价格的直接影响有限。澳大利亚资源和能源经济局昨日甚至发布报告,预计今后5年澳大利亚资源和能源产品出口将保持强劲增长。报告预计,受天然气、铁矿等出口增长影响,到2016~2017财年,澳大利亚资源和能源产品出口额将增长至2250亿澳元(约合2363亿美元)的历史最高。除铁矿石外,液化天然气出口预计将成为支撑澳大利亚资源和能源出口增长的重要支柱,澳大利亚液化天然气出口量预期将从2011~2012财年的2000万吨增至2016~2017财年的6000万吨。同期,预计澳铁矿石出口量将增长62%,冶金煤出口量增长47%,热能煤出口量增长65%,铜矿及其精矿出口量增长77%,铝土矿出口量增长29%。

就在日本“3•11地震”前两天,JFE钢铁公司和新日本制铁公司等日本钢铁厂商和必和必拓就焦煤价格达成协议。双方约定在4月至6月期间,每吨焦煤价格提升至200美元,即将在3月31日结束的本财政年度每吨焦煤价格只有129美元,如此算来合同价格上调了55%。  日本、澳大利亚等国从每年4月开始是一个新财年,故大宗商品谈判多集中在4月前进行,同为炼钢原料的焦煤和铁矿石的谈判亦如此。  值得提出的是,继2010年铁矿石谈判提出每季度调整价格后,最新协议规定,双方调格的时限由先前的每年一次调整为每季度一次。  无疑,每次谈判话语权很弱的中国企业总是倍加关注。甚至,华彩咨询总裁白万纲提出,依靠资源的企业拥有的利润中有七成都被以力拓、必和必拓、淡水河谷三大矿业巨头为首的企业拿走,并戏言中国的这些企业是在给别人打工。  然而,正在三大公司提出上调55%焦煤价格的当口,日本地震给其沉重一击,焦煤市场出现了9个月来首次下跌。但这种外部因素的影响毕竟是暂时的,随着灾后重建,需求必将再次上扬,也将拉动焦煤和铁矿石的价格。故而,增强买方市场的话语权,推行一种公平的定价机制和价格指数才是根本。  地震冲击波只是暂时  3月8日,日本厂商和必和必拓就新的焦煤价格达成协议,即未来3个月价格上调55%。还没到上调日期,3月11日日本发生里氏9.0级地震,并引发大规模海啸和核泄露,对复苏中的日本经济乃至全球经济都造成强大的震荡。金银岛大宗商品分析师于建卓对《能源》杂志记者表示,资源类期货市场弱势盘整,导致现货市场观望气氛凝重。  无疑,进口焦煤达全球贸易量30%左右的日本,对焦煤价格的影响举足轻重。兴业证券就分析称焦煤价格会出现先抑后扬的趋势。首先是需求冲击,日本大地震令钢铁业短期产能下降,带动煤炭尤其是冶金煤需求下降,作为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钢铁生产国,日本2010 年钢铁产量1.1 亿吨,同年进口焦煤约5800万吨,全球焦煤贸易量只有2 亿吨,势必影响到国际焦煤价格。但并非长久不利,大规模灾后重建将于3个月后开始,届时对钢铁、有色等产品需求将明显上升,钢铁等行业产能开始恢复,对冶金煤的需求会趋于上升。  另外,兴业证券认为,日本地震可能使焦煤谈判议程向后延期而影响提价预期。从货币因素考虑,日本货币政策或与新西兰灾后宽松的货币政策取向一致,有望提升包括煤炭行业在内的相关行业估值。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并逐渐在显露,即福岛核电站泄露或影响世界能源结构的调整,瑞士等已经提出来暂停建设核电站,因此,煤炭等传统能源的安全性可能使各国政府重新评估,远期需求或将上升。  谈判新焦点  “焦煤谈判越来越趋同于铁矿石谈判。”普氏能源钢铁行业编辑陈力明接受《能源》杂志记者采访时说,“随着铁矿石谈判从年度长协价改为季度调整,焦煤也在走这个模式,但相比日韩而言,中国的企业可以更适应短期定价,因为中国的钢材是每月定价。”  普氏能源作为一家可提供价格评估的能源和金属信息提供商,一直做价格指数的研究。普氏能源资讯高级市场总监华大威也认为,以铁矿石为例,对海运费和价格指数信息的操控权则成为新一轮争夺的焦点,而非定价机制。  的确如此,一直致力于焦煤、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交易的金银岛分析师郭志宏也提出,自2010年开始,存在了40年的长协机制彻底宣告结束,而季度定价已是国内企业能接受的最短周期,否则对钢厂的经营将造成很大困难,因此可以说今年谈判重点不在于定价机制。  郭志宏说:“能影响价格变动使得国外矿山利益最大化的主要因素就属海运费和季度定价的参考指数。海运费波动的背后,是矿山公司操控的结果,由于每年铁矿石定价采用的都是离岸价,海运费并不计入合同价格,中方的教训是,海运费通常会在铁矿石谈判时,出现大幅下跌的情况,而一旦价格签订,海运费就会大幅上涨,自然就会推高矿价。季度定价所采集的定价指数怎样不被操控,更加透明化以及铁矿石品味议价怎样计算这两个问题或许也将成为谈判重点。”  同样,焦煤也必然会走跟铁矿石相同的路。虽然我国拥有山西焦煤集团等国有企业的支撑,但这几年,这种被称为“煤中国宝”的冶金用煤进口量也在与日俱增。自从2009年中国转变为煤炭净进口国后,国际煤炭价格尤其是澳洲煤炭价格就对国内价格影响很大。  每到铁矿石谈判的周期,中国企业只能被动接受涨价,而且动辄增幅50%以上,虽然是买方,话语权却非常弱。于是,当我国进口焦煤开始,就有人开始呼吁,不要让焦煤步铁矿石的后尘。金银岛分析师郭志宏提出,国际焦煤市场定价已经为季度定价,近期必和必拓对日宣称的按月定价遭到日方拒绝,这也意味着,国际焦煤企业为谋求暴利,后期可能缩短定价期限。  金融化趋势是利还是弊?  2011年1月,印度正式推出了铁矿石期货品种,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这意味着铁矿石市场进一步金融化和定价短期化,中国一直也在力推,铁矿石市场有可能如其他大宗商品一样彻底金融化,而随后的就将是同为钢铁原料的焦煤。  于建卓说:“铁矿石和焦煤金融化扑面而来,中国钢企贸然参与有可能落入陷阱,不参与则无法规避铁矿石暴涨暴跌的风险,这确实是一直比较纠结的问题。”  于建卓认为,金融化将是未来发展趋势,一旦形成如原油一样的金融交易市场,中国钢企的固步自封必将遭受重创,中国如果在国内交易所推出铁矿石和焦煤的金融服务,产生积极作用还需走很漫长的道路。一方面,中国自身铁矿石产量很低,在期货交易中很容易出现“多逼空”的问题,也就是买的人多,卖的货少,难以形成真正的交易市场。另一方面,交易所如果引入三大矿山提供货源,无异于引狼入室。凭借他们的金融手段与经验,以及在铁矿石生产方面的掌控权,最终还是会控制住金融贸易中的各个环节。如此一来,国内期货市场的安全意义也就荡然无存。  或许,金融化只是趋势。令买卖双方争论不休的依旧是价格,普氏能源陈力明认为,多数钢厂承认回归到每年基准体系已经不可能,而现货定价将延续下去。钢厂、贸易商和矿山正寻求进一步细化所发布的估价,据此为长期合约定价,钢厂还希望矿山使用运费净倒算,从而更加准确的反映市场价格。  “中国企业更加适应较短期的定价体系。许多中国钢厂可以通过及时调整钢价来反映原材料价格波动(钢铁价格每月、每旬或随时调整)。而部分日本、韩国和欧洲企业,由于终端用户反对频繁调价,其国内价格只能每半年或季度调整。铁矿石掉期交易量逐渐增长,但与现货交易量相比其比例(约1%)仍然极小。”陈力明说。

搜索